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79388金财神开奖结果 >

赵本山与郭德纲:两个“老”班主一个“新”时代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19-09-14  

  提到中国喜剧,有三个绕不过去的名字:小品圈的赵本山、电影圈的周星驰和相声圈的郭德纲。其中赵本山的小品和郭德纲的相声都属于舞台喜剧,2019年10月海南自学考试报名报考的公告!并且都植根于中国传统民间艺术,所以常常被拿来对比。

  例如,赵本山盘活了二人转,郭德纲拯救了相声圈;赵本山的小品南北通吃,郭德纲的相声雅俗共赏;赵本山的刘老根大舞台桃李千万家,郭德纲的德云社粉丝遍天下。

  更别说,赵本山和郭德纲还都喜欢潮牌和炫富,赵本山爱穿范思哲,而郭德纲钟爱纪梵希;赵本山的私人飞机宽敞又明亮,而郭德纲儿子的豪华超跑拉风又张扬……

  然而作为前后两个时代的舞台喜剧之王,赵本山和郭德纲所面临的市场已经截然不同。当年赵本山的小品火遍大江南北,而如今郭德纲的相声却难以脱离北方文化的土壤。

 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,那个人们同看一个小品、同听一段相声的时代已经悄然落幕,在喜剧之王们渐渐老去的同时,我们开始迎来全新的“快乐”文化。

  1957年出生的赵本山,在6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,父亲也因此抛下他远走他乡,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赵本山,打小儿就跟着自己的盲人二叔学艺。而1973年出生的郭德纲,小时候日子也不好过,七岁就开始学评书,八岁就开始学相声。

  农民出身的赵本山,17岁就进了公社宣传队,并加入了业余剧团,开始正式学习各种乐器和民间传统剧目。而郭德纲则在16岁的时候就拜了时任著名相声演员杨志刚为师,深得杨志刚的宠爱,就连卧病在床的时候都在教他说相声。

  凭借着多年对自己盲人二叔细致入微的观察,早期赵本山最拿手的本领就是饰演盲人,他饰演的盲人角色抓住了盲人生活中许多生动立体的小细节,因此广受好评。

  在25岁那年,赵本山由于此前曾在《大观灯》中饰演的“瞎子”一角深受欢迎,所以得到了拉场戏《摔三弦》中的盲人张志一角,《摔三弦》上演以后,很快一炮而红,赵本山因此在全省农村曲艺调演中获得表演一等奖。

  90年代的时候,小品兴盛、相声式微,三次进京北漂的郭德纲只能在各小剧场唱戏、打杂、做零工,很多时候只管饭不发工资,最惨的时候连饭都没得吃,只能靠挂面糊糊充饥。

  但是郭德纲一直都有野心,23岁那年,他与张文顺、李菁在北京创办了北京相声大会,很多时候台下观众的数量还不如演员的数量多,但是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  古话都说“三十而立”,对于赵本山和郭德纲来说,30岁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
  30岁那年,赵本山和潘长江搭档出演了《瞎子观灯》,再次饰演一名瞎子,这部剧光在沈阳就演了五六百场,一天要演四五场,并彻底让赵本山火遍了整个东北,成为名角儿。

  因为《瞎子观灯》的火爆,赵本山从铁岭县剧团调入铁岭市民间艺术团,开始拥有了“铁饭碗”,赵本山终于熬出了头,并且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前方。

  同样是30岁,郭德纲的北京相声大会早已经改名为德云社,并且小剧场慢慢开始火热起来,获得了一群忠实粉丝。

  这一年,北京文艺广播《开心茶馆》的主持人大鹏(康大鹏)外出采访,在出租车上,的哥一直在向他推荐郭德纲的相声。

  在听了几次郭德纲的相声之后,大鹏专门去德云社录了几次音,并开始在《开心茶馆》播出,郭德纲逐渐在整个北方的相声圈走红。

  此时的赵本山和郭德纲,都已经成为了一方名角儿,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,一个名满天下的契机。

  1987年,靠着央视春晚火遍全国的姜昆到辽宁演出,结果现场观众却非常冷淡,不少观众表示:“跟俺们铁岭团赵本山比起来差老远了。”

  一听这话,姜昆非常不满,没听说过这赵本山是何方神圣,于是便带着几个演员前去铁岭艺术团看赵本山演出,而那一次赵本山演的恰恰是让他红遍东北的《瞎子观灯》。

  出乎姜昆的意料,赵本山的演出现场气氛非常之热烈,就连他带去的几个演员也笑得前俯后仰,看完演出后的姜昆心服口服,并在演出结束后专程与赵本山见面,表达了推荐赵本山上春晚的意愿。

  1990年,赵本山33岁,在伯乐姜昆的推荐之下,连续遭遇了央视的四次拒绝之后,他终于得以登上春晚。

  首次登上春晚,赵本山就赢得了满堂彩,小品《相亲》获得了当年春晚戏剧曲艺类第一名,也将他从东北推向了全国,从铁岭人的赵本山,变成了全国人民的赵本山。

  2006年,也是33岁的郭德纲,经过大鹏的推荐,他演出的地点已经慢慢从200人的天桥乐到760人的解放军歌剧院,再到1200人的天桥剧场专场演出。

  据郭德纲透露,当时采访他的媒体,一个月就有一百四五十家。在采访郭德纲的这140多家媒体里面,便包括了央视的《新闻会客厅》。

  走过了33岁这道坎儿以后,赵本山和郭德纲都开始顺风顺水,对于赵本山和郭德纲来说,那都是最好的时代。

  33岁开始,赵本山成了春晚的常青藤,几乎年年常驻春晚,赵本山的小品,开始被不少观众当做是春晚的保留节目,许多人看春晚就只为了见他那张老脸。

  同时那也是小品的黄金时代,当时的小品还可以讽刺社会现象、抨击官僚主义,透过一部短小精湛的小品,人们能从中看见一个线岁开始,郭德纲也迎来了相声事业的春天,主流相声圈的排斥,反而让他在小剧场中找到了自我,德云社娱乐为主、观众为王的通俗相声被大众争相追捧。

  与此同时,凭借着各大电台,以及第一代互联网视频网站的传播,郭德纲的太平歌词逐渐成为了不少人日常下饭的不二曲目,后来又伴随着喜马拉雅、FM等音频软件的崛起,郭德纲相声的人气更是一波盖过一波,德云社的相声专场一票难求。

  在大红大紫以后,赵本山和郭德纲开始不约而同地扶持新人,将地底下的徒弟打包式的一箩筐推到台前,刘老根大舞台和德云社成为了北方喜剧人的两块招牌,赵家班的乡村爱情火遍全中国,德云社的五环之歌响彻黄土地。

  但是也同样是因为收徒、因为作品、因为为人处世,赵本山和郭德纲都曾遭受过各方指责,他们都曾一样的名满天下,也曾遭遇一样的口诛笔伐。

  围绕着走红后的赵本山,从官方媒体到民间舆论,一直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争议与批评。

  2001年开始,赵本山、范伟和高秀敏开始在春晚出演“大忽悠”系列小品,《卖车》、《卖拐》、《心病》和《送水工》四部作品在获得全国观众满堂喝彩的同时,也迎来了各路媒体的口诛笔伐,说他在宣传忽悠,丑化残疾人。

  2011年,《人民日报》更是刊文直接点名称,赵本山的“特长”有时候也会变成“特短”,“通俗”和“庸俗”往往只有一步之差。

  2003年,《人民日报》专门刊文提醒赵本山戒骄戒躁,其中写道:“相声小品艺术不景气,原因是多种多样的,最主要的一点是一些演员的浮躁心态所致。”

  2009年,赵本山斥资两亿购买了一架私人飞机,成为国内拥有私人飞机的明星第一人,很快引起了媒体的大肆报道,其中大部分以负面为主。许多媒体认为,农民出身的赵本山,高调炫富非常缺乏农民感情,也不够政治正确。

  2004年,郭德纲拜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为师,这被不少人视为是他投靠主流相声圈的投名状,但是也被不少人视为他欺师灭祖背叛师傅杨志刚。当年郭德纲和杨志刚分道扬镳,双方对簿公堂,郭德纲赢了官司但却输了名声。

  2007年,作为曲艺家协会主席的姜昆联合相声界同行发起抵制低俗倡议书,剑指郭德纲。在主流相声界的眼中,郭德纲的相声不够正能量,充斥着三俗色彩黄段子。

  但是郭德纲却认为,相声最主要的属性是娱乐,而非教化,过度反三俗,毁了的是整个相声行业,并且特地创作了相声《我要反三俗》讽刺这种矫枉过正的现象。

  对于赵本山与郭德纲二人的批评,玄机图!在为人处世方面,不管是赵本山的炫富高调、过分亲近政治,还是郭德纲“欺师灭祖”、压榨徒弟等,作为非当事人,我们不好评判是非。

  但是在作品方面,作为两个从底层小剧场摸爬滚打起来的艺术家,赵本山的小品和郭德纲的相声走的却都是群众路线,

  赵本山的小品讽刺官场百态、讽刺社会现实时,全国观众连声叫好;郭德纲骂主流相声圈高高在上、骂春晚内容空洞时,剧场里满堂喝彩。

  当观众们支持赵本山郭德纲的时候,其实他们支持的是自己的利益,支持的是说真话的权利,而节目本身不过是观众情绪的反映,赵本山郭德纲不过是充当了一个传话筒。

  但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是,随着赵本山和郭德纲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位置越来越重,他们都面临着一个选择,

  毕竟在时代面前,即便赵本山郭德纲也不过是小人物,而小人物哪里会敌得过大时代。

  从2005年开始,赵本山的小品开始迎来了“政治正确”的年代,他的小品中,“讽刺”的成分越来越少,“讴歌”的成分越来越多。

  到了2008年的《火炬手》,他的小品中已经没有了任何讽刺的成分,而是变成了全盘的讴歌。

  演完《火炬手》之后,满头白发的赵本山在春晚后台嚎头大哭,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。对于这样的特殊作品,赵本山自己也承认,和普通小品比起来“演起来特别累”。

  但是赵本山知道,有很多台词只有他来说,才会有观众愿意买账,正如他在接受杨澜采访时所说:“要不是我和宋丹丹两个人演,这么弱的作品,早就砸了。

  ”随着创作的自由度越来越低,2008年《火炬手》的那场大哭之后,赵本山开始把一个个徒弟推上台前接替自己的位置,自己则开始一步步隐退,小沈阳、王小利等人渐渐接下了师傅的衣钵。

  2005年,刚走红不久的郭德纲也被骂得很惨,主流相声界不承认他的地位,将他的作品打为“低俗”。当时的郭德纲连报纸都不敢看,因为打开版面,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骂他。

  同样身处于争议的旋涡中,赵本山托人带话给郭德纲称,你告诉郭德纲好好坚持,好好的忍,慢慢的就好了。

  作为一种比小品更古老的艺术形式,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相声就已经在一片讴歌中毁掉过一次。面对没有人愿意听的相声,郭德纲靠着小剧场,靠着“三俗”将它扶了起来,撑着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
  但是一向嘴硬的郭德纲,真到了场面上,也不敢和这个全新的时代扳手腕,而是在赵本山的“主流小品”之后,重新捡起了“主流相声”的标签。

  2012年,龙年春晚的彩排,赵本山最后一次来到央视一号演播厅,当时的他已经一脸疲惫,在专属于他的“F137”贵宾休息室,他向工作人员索要了一瓶氧气。

  2013年1月,在参加了江苏卫视的春晚录制后,赵本山在郭德纲主持的节目《郭的秀》上面接受采访。两个时代的喜剧人在台上聊得正开心,忽然赵本山当众做了一个决定,宣称“我决定从现在开始,小品这个舞台不会有我了,我选择退出了。”

  2013年1月中旬,央视春晚的彩排现场,有人看见带妆彩排的郭德纲走进了那个写着“F137”的房间,那间曾经只属于赵本山团队、离春晚舞台最近的贵宾休息室终于迎来了新主人。

  但是和赵本山当年所处的环境相比,时代已经巨变:旧时代能说话,而新时代要唱歌。

  在春晚现场,郭德纲说了一个非常政治正确,但是却不太好笑的相声,有观众表示:错怪春晚了,原来除了马三立和马季,谁上去说相声都不好笑啊。

  但是在台下,郭德纲的相声依旧好笑,德云社的门票依旧难抢,变了的其实只是那个舞台。

  在走向主流的过程中,郭德纲终于还是遇到了和赵本山一样的阻力。没有了赵本山的小品,很快便没落了,

  但是赵本山比郭德纲大了整整16岁,今年46岁的郭德纲风华正茂事业蒸蒸日上,2003年46岁的赵本山同样春风得意名气节节高升。

  16年后,若是没有了郭德纲,没有了德云社,相声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小品?我们难以预言,也不敢预言。

  2019年9月9日,德云社一年一度的钢丝节庆典在北展剧场举行,郭德纲、于谦带领众多徒弟进行专场演出,现场依旧气氛热闹,一片欢声笑语。

  但也同样是在这几天,继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改名之后,赵本山创建的本山传媒却被曝出改名“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”,本山二字开始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外,小品也渐渐成为了历史名词。

  赵本山与郭德纲如今的境况看似截然不同,实则过分相似,毕竟时间往回倒个十几年,郭德纲如今所经历的当红与是非,与赵本山当年几乎如出一辙。

  我尚记得,十几年前的时候,身边的大部分人都是赵本山的粉丝,包括我父亲在内,每次看春晚的时候,赵本山一出场,他就不准我们聊天。为了把赵本山的小品全都看一遍,我父亲还曾经买了好几张赵本山小品全集的盗版光碟,一张放花了又换另一张。

  好几年前,刚上大学的时候,第一次到了相声的故乡天津,发现周边的同学都很喜欢听相声,其中不少人个把月就得去一次茶馆专门听现场。这些深爱着相声的人里面,有不少人最喜欢的相声演员都是郭德纲。

  时隔多年,父亲的那几张赵本山小品全集全都积了灰,一个时代已然逝去。而对于相声,乘着郭德纲和德云社的东风,有的人说它风华正茂,也有人说它只是最后的余晖。但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是,不管是曾经的小品,还是如今的相声,如今都在面临观众流失的问题。

 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,人们有太多的娱乐方式可供选择,和相声小品比起来,大家更喜欢的是抖音、快手。不同的是,他们刷的抖音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软件,私人订制的推荐算法,将他们推向了无法理解彼此的鸿沟两端。

  从赵本山到郭德纲,国内的喜剧文化环境已然经过了一番巨变,从南北通吃的赵本山,到老少咸宜的郭德纲,再到私人订制的短视频,人与人之间的快乐,正在套上一面厚厚的屏障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rdais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